凝聚信息网

安禄山察觉了李隆基的心意,遂反

简介: 安禄山察觉了李隆基的心意,遂反,理由便是“清君侧”。

位于长安城往西一百一十里的马嵬驿,更是暗流潜涌。

当日上午,大唐王朝的御宇者李隆基在五千禁军的护送下带领包括但不限于太子李亨和宰相杨国忠以及后宫杨贵妃在内的百官嫔妃来到了这个名不见久传的驿站。

”如果不是随后发生了一件影响历史走向的大事,这个小小的驿站早就淹没在历史尘埃中,根本不会被后人记住。

就在前两天,安禄山叛军攻破潼关,李隆基决定西狩蜀中。

由于走的仓促,该准备的基本上什么都没准备。

李隆基一行十四日凌晨出发,中午的饭都没着落,杨国忠去附近农家买了个胡饼,献给李隆基和杨贵妃,两口子一人一半,凑合吃了一口。

李隆基也没白吃,都给了钱。

皇帝都没饭吃,禁军们当然更没得吃了。

驿站里的人早就跑没了,连灯都没有,人相枕藉而寝,贵贱无复分辨。

马嵬驿跟金城驿一样,驿站里鬼影都没一个,都跑了。

陈玄礼眼看禁军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就找高力士和太子李亨商量对策,准备杀了杨国忠,把大家的怨气发泄到杨国忠头上。

言外之意很明显,如果不把杨国忠弄出来当投名状,禁军的矛头就会直指圣人,后果不堪设想。

杨国忠大惊,挥鞭打马就往驿站跑,他心里明白,只有圣人李隆基才能保住他。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杨国忠越来越远,忽然间羽箭破空之声从空中传来,正中他的大腿。

杨国忠大叫一声,翻身,抬头看时,只见一个五短身材,壮实如泰山磐石,额头微凸的禁军小统领手持擘张手弩追了上来,早已没有眼珠的左眼眶宛若金刚般狰狞,一道极深的老旧刀疤,从额头直通鼻梁。

杨国忠认识此人,开口大叫,张小敬,你这个不念旧情的独眼贼,为啥害我。

杨国忠本名杨钊,父亲杨珣跟杨贵妃父亲杨玄琰是叔伯兄弟,武则天的幸臣张易之是他舅舅。

到了三十岁,实在混不下去了,欠下一屁股,催的紧,于是去蜀中当了兵。

从军期间干得还不错,本来该提拔,但是剑南节度使张宥看不起他的为人,不仅没提拔,还把他打了一顿,给了个新都县尉。

没干多久也不干了,穷的饭都吃不开,到处舍出脸皮蹭饭。

后来就遇到了贵人,便是叔叔杨玄琰。

杨玄琰住在蜀中,死的那天杨钊前去吊孝,竟然跟杨贵妃三姐杨氏勾搭上了。

杨氏曾经嫁给一个姓裴的,早亡,一直寡居在家。

杨钊从小混江湖,潘驴邓小闲的手艺自然精熟,两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有一次杨氏给了他很多钱,让他去成都办事,他去一天输了个精光,不敢回去找杨氏,便躲在一个名叫鲜于仲通的豪强家里帮闲。

当时的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跟宰相李林甫不和,又怕李林甫搞他,就想找到朝中贵人罩着。

鲜于仲通说,我跟杨家也只是泛泛之交,说不上话,但我手下有个高人,便是杨贵妃的叔伯哥哥,名叫杨钊,你看行不行。

章仇兼琼就把杨钊找来,一看这哥们“貌颀峻,口辩给”,不仅长得帅,而且嘴皮溜,天生的社交人才,大喜,表为推官(掌推勾狱讼之事),让他押运春季的皇贡到长安,还给了他一百多万珠宝等物。

在杨氏引荐下,杨钊搭上了杨贵妃这条线,杨贵妃遂跟李隆基说,堂兄杨钊有一手绝活,便是“掷骰子”。

也就在这个时间,杨钊认识了张小敬。

天宝三载,张小敬与李泌联手化解了突厥狼卫企图摧毁长安的“阙勒霍多”计划,得免死罪。

由于他出卖过兄弟,所以再回不去万年县干不良帅了,于是在李泌举荐下,当了东宫左右虞候率府兵曹参军,“掌东宫内外昼夜之法,以戒不虞”,就是负责太子李亨安全的禁军小统领,级别从八品下。

杨钊的金吾卫兵曹参军是负责皇帝安全的禁军小统领,级别也是从八品下。

由于职业关系,张小敬和杨钊经常往来,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

两人性格相似,都是从底层江湖混起来的,做事方法也雷同,都喜欢赌一把。

于是臭味相投,下班后经常聚在一起喝酒赌钱,吃水盆羊肉和火晶柿子,积累了深厚的友谊。

这样的日子只过了不到一年,杨钊便高升了,成为李林甫身边红人。

天宝五载(746年)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华灯初上,李亨在张小敬护卫下出去游玩,市井中与时任御史中丞的大舅哥韦坚遇见了,两人唠了一会儿,就分手了。

由于张小敬是当夜太子和韦坚会面的唯一参与者,理所当然成为杨钊的主要照顾对象。

张小敬虽然是当过十年西域兵,干过九年不良帅,进过死牢的铮铮铁汉,也被杨钊整的死去活来。

就在危急时刻,高力士出面救了他。

高力士跟李隆基说,张小敬忠勇可嘉,一年多以前突厥狼卫搞“阙勒霍多”计划,准备炸毁整个长安城,正是此人力挽狂澜,拯救了全城百姓。

如果现在他死了,只怕对大家圣德有毁啊。

李隆基也想起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倔强多谋的矮壮汉子,叹了一口气,摇了摇手。

高力士赶到大牢,对杨钊传达了圣谕,张小敬方才死里逃生。

杨国忠依附李林甫之后,能力得到了展示,便是会算账。

还把他的名字改为杨国忠,意即国之忠良。

杨国忠跟李隆基说,自古以来,二十七年丰收,就能余九年粮食。

当今天下太平,咱们可以把国库里的粮食拿出来,换成布帛,便于存放。

让全天下缴纳赋税的州县都把粮食换成布帛,便于运输。

李隆基同意了,第二年到国库一看,布帛积如丘山,龙颜大悦。

从此便让杨国忠“专钱谷之任”,出入禁中,日加亲幸。

因此杨国忠绝非浪得虚名之徒,他是因为懂经济被李隆基重用的。

但是杨国忠能力也仅止于此了,除了搞经济,别的一窍不通。

可是李隆基罢黜李林甫后,便把宰相之位授给杨国忠,其实这叫“力微负重”,又叫“德不配位”。

宰相是国之梁柱,“平阴阳,通乾坤”,外伏四夷,内镇百官,房子漏了还是缝缝补补,干裱糊匠的活儿,需要非常高超的艺术,杨国忠明显力有不逮。

杨国忠又没有李林甫严密的御下手段,“性疏侻(读如退,简易之意)捷给”,凡事怕麻烦,没有剖丝捋缕的耐心。

他跟李林甫的区别在于,李林甫整日笑眯眯,嘴上说的都是甜言蜜语,可是心狠手辣,大家打心眼里害怕,包括安禄山这种骄纵不法之徒。

杨国忠遥领剑南节度使,却打了好几出败仗,更被安禄山等人瞧不起。

因此杨国忠费尽心机要把安禄山等人干翻,最终逼反了安禄山。

安禄山虽然一直包藏祸心,可是却没有把握,他不怕杨国忠,对李隆基还是颇为忌惮的。

他原准备等李隆基死了以后再反,但是杨国忠每天在李隆基跟前叨叨,说安禄山脑后长着反骨,迟早要反,应该赶紧干掉。

安禄山人在范阳,眼线遍布朝野,听说杨国忠每天谋算他,反谋日盛。

李白被李隆基赐金放还后,专门跑到范阳化妆,发现安禄山练兵,于是跑回长安,报告了杨国忠,杨国忠把这个消息跟李隆基说了,李隆基遂下了搞掉安禄山的决心,给安禄山下诏,让安禄山回到长安,替代杨国忠作宰相。

其实是调虎离山之计,只要安禄山来到长安,便是案板上的鱼肉,任李隆基宰割。

安禄山察觉了李隆基的心意,遂反,理由便是“清君侧”。

杨国忠是李隆基身边的大奸臣,安禄山要起义兵除掉他。

杨国忠跟李亨不和,怕李隆基走后被李亨干掉,找来杨贵妃四姐妹商量对策,杨贵妃跟李隆基痛哭流涕,“衔土请命”,李隆基遂罢了亲征的心思。

这个战术无疑是正确的,安禄山的队伍是一帮乌合之众,见利则纷纷聚集,见害则作鸟兽散。

但是杨国忠和哥舒翰不和,生怕哥舒翰打败安禄山,取代自己的位置,遂每天怂恿李隆基督促哥舒翰出战,传令的太监“项背相望”,不绝于道。

只可惜“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他跟安禄山的争斗,就是赌安禄山一定会反,李隆基就是裁判。

事实也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只可惜安禄山跟他玩的不是一套游戏,这个五百多斤的死胖子把赌桌掀翻了。

杨国忠倒在泥泞中,看着一脸杀气的张小敬,摆手大叫,慢着,慢着,我还请你吃过水盆羊肉和火晶柿子,喝过葡萄酒呢。

此时大雨倾盆,张小敬仰天长啸一声,宛若旷野中受伤的孤狼,雨水顺着他的发绺流了下来,更增凌厉的气势。

他一言未发,手持横刀,砍在了杨国忠身上,血柱迸出,杨国忠疼的嘶声裂肺般大叫。

张小敬又一刀砍在杨国忠身上,杨国忠疼的连大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半空中一个霹雳传来,打的周天战栗。

张小敬住了刀,其他人手持横刀围成一圈,看着杨国忠在泥泞中痛苦哀嚎。

众人喏了一声,一起挥刀砍下,杨国忠转眼间被乱刀砍死,头颅被长枪挑着,挂在了驿站门外。

众人随后围在驿门外,请求李隆基“割恩正法”,处死杨贵妃。

李亨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诏给三品禄,赐隐士服,为治室庐。

张小敬这个小人物,是“文字鬼才”马伯庸从故纸堆挖出来的。

安史之乱平定后,民间忽然出现了一本书,名叫《开元天宝遗事安禄山事迹》,是一个名叫姚汝能的从八品小官(华阴县尉)写的,书中有一笔写道:“骑士张小敬先射国忠。

姚汝能和张小敬都是淹没在历史尘埃中的小人物,没人知道他们的生平事迹。

至于他为何如此,却不是后人所能知晓了。

马伯庸有感于此,创作了《长安十二时辰》。

为了写这本书,他不仅“战战兢兢的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光是考古报告和专题论文就读了一大堆,请教了诸多学识渊博的唐史专家,了许多珍贵资料,而且先后去西安数次实地考察,只希望能距离唐朝的长安城近一些“。

“无论写的多么细致,都不为多”。

我今天就强烈推荐大家买一套回家读一读,要想领略开放多元气势恢宏的大唐繁华,尽在此书中。


以上是文章"

安禄山察觉了李隆基的心意,遂反

"的内容,欢迎阅读凝聚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