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信息网

有奶农对原料奶前景表示担忧豆明认为,8月份的奶牛热应激现象可能导致

简介: 有奶农对原料奶前景表示担忧豆明认为,8月份的奶牛热应激现象可能导致国内奶源短缺,待10月奶牛产奶量正常后,今夏喷粉的原因就会水落石出,“7月喷粉不是偶然发生的,如果到今年10月还出现这个情况,且乳制品消费增加不明显,就

“7月以来,各大乳企原奶相继出现过剩,喷粉罕见出现,日喷粉量最高达3000吨,与2020年疫情期间喷粉量相当,中国原料奶市场再次出现不确定性。

喷粉是指液体的生鲜乳经过灭菌、喷雾干燥等处理,成为奶粉状态。

有奶农告诉新京报记者,往年受夏季产奶量减少及各大乳企备战中秋、国庆市场影响,奶价会在7月至十一期间迎来一轮上涨。

然而今年入夏以来,乳企的抢奶大战并未上演,个别地区的收奶价格也未明显提升,不少奶农担忧原料奶市场回到2018年以前的低谷。

业内专家认为,尽管国内近两年大规模新建牧场,但在进口奶源和消费需求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尚无法判断国内奶源供给是否过剩。

从目前下游乳企反馈的情况来看,乳制品消费并未下降,但市场受到去年库存影响。

“如果今年10月产奶量正常后依然出现喷粉现象,且乳制品消费增加不明显,就可以判断是奶源过剩。

”7月出现罕见“喷粉现象”之所以说7月喷粉不寻常,是因为奶牛适宜生产的温度是10℃—20℃,当温度超过27℃时会产生热应激反应,出现体温上升、食欲下降、产奶量下降等现象,因此夏季往往是奶源最紧缺的季节,由奶源过剩导致的喷粉现象很少发生。

“往年的这个时候最缺奶,一是产奶量少,二是后面连着中秋、十一双节,乳企都在忙着收奶、备货,彼此间竞争,奶价也会环比上涨20%左右,这一现象会从7月份一直持续到十一过后。

”然而令天津奶农张兴发(化名)感到意外的是,“抢奶”和“涨价”并没有在今年夏季如期到来,他目前拿到的原奶收购价依然维持在每公斤4元左右,不仅低于4.5元/公斤的预期,也低于去年同期4.3元/公斤的收购价。

据《荷斯坦》杂志了解,今年7月,三大乳企及部分地方乳企均报告原奶过剩,喷粉再次现身市场,“是历史上从没有过的现象。

”在同月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奶业大会上,多位业内人士也反映了奶源过剩问题,并对原料奶的市场前景表示担忧。

“大型乳企每天最多原奶过剩达1000吨,用来喷粉,如果持续一个月,每个企业会有5万吨左右的喷粉量。

”“7月份的喷粉现象主要集中在大企业和黑龙江、宁夏、几个主产区,有几天挺严重,到7月下旬基本没有喷粉了,不过进入8月以来还没有出现往年常见的抢奶现象。

”《荷斯坦》主编豆明告诉新京报记者,尽管喷粉仅发生在特定时间和地区,但其释放出来的信号却给下游乳品公司带来很大压力,“因为不确定这一现象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

”难以判断国内奶源是否过剩从供给端来看,豆明认为暂时无法判断今年夏季喷粉是由国内奶源过剩造成的。

受进口大包粉及复原乳冲击、原料奶价格低迷及销售困难、中美贸易摩擦等影响,我国奶牛养殖业在2015年-2018年进入调整期,荷斯坦奶牛存栏量从2014年的857万头下降到2018年的504万头,下降幅度超过40%。

受此前奶牛存栏量持续下降、奶源紧张、需求上涨等因素影响,自2018年底起,我国奶牛养殖触底反弹,进入景气周期。

据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奶牛产业技术首席科学家李胜利介绍,2019年以来,我国北方规划了多个奶源基地,如蒙牛在内蒙古开工建设3个10万头奶源基地项目;伊利在内蒙古建设2个10万头奶牛养殖示范园区;光明乳业和宁夏中卫共建千亿级奶产业集群;现代牧业也提出2025年实现牛只、产奶量双翻番的目标。

在豆明看来,这份多出来的奶源供给对乳品市场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但判断国内奶源是否过剩,要结合消费需求和国际奶价等多重因素来看,暂时无法得出定论。

在国产、进口奶源双增长下,我国上半年原料奶供给增加了400多万吨,供求紧张形势缓解。

今年6月至7月初,实行原料奶交易参考价制度的省份,如黑龙江、河北、山东、陕西、上海、四川等,均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或下半年的原料奶交易指导价,环比上一季或上半年均有所上调,指导价区间在3.95元/公斤—4.89元/公斤不等,增幅区间在0.6%-4.7%。

《荷斯坦》杂志认为,各地原料奶交易参考价基本是在主管部门的指导下,经过成本测算、市场行情分析和预判,由乳企、牧场和奶协三方协商确定的。

从各业内人士的分析来看,市场行情预判出现误差的可能性很大,当前对消费增长的预期太乐观,原料奶购销市场已经出现了“过剩”。

目前“过剩”的量不是很大,对大企业来说很容易消化,只是担心“过剩”的时间会持续多久。

多数乳企反映市场销售正常在需求端,有声音认为造成今夏原料奶喷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需求疲软。

奶农张兴发称,“我从乳企了解到的情况是,喷粉是因为奶源供给比去年多,但市场需求增长慢了。

”山东奶农王鹏(化名)从乳企得到的反馈则是,今年消费者购买能力有所下降,低温酸奶“卖不动”,“现在乳企都在等9月份开学,出点学生奶,如果那时不缺奶,全年就不缺了。

”豆明认为,“消费不足”的说法目前还没有确切证据,“我们向乳品公司了解到,销售没受到影响,但去年库存太多造成了一定影响。

目前,光明、君乐宝、现代牧业等企业给新京报的反馈均是不存在喷粉现象,市场销售平稳正常。

不过有乳企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近期的疫情反复使市场前景不太明朗,不论国内市场还是海外市场,今年面临的形势都很复杂。

有奶农对原料奶前景表示担忧豆明认为,8月份的奶牛热应激现象可能导致国内奶源短缺,待10月奶牛产奶量正常后,今夏喷粉的原因就会水落石出,“7月喷粉不是偶然发生的,如果到今年10月还出现这个情况,且乳制品消费增加不明显,就可以判断是奶源过剩,但过剩是源自进口增加还是国内过剩有待判断。

青贮作为性价比最高的优质饲料,2020年平均每吨也上涨了50—80元。

预计到2022年,供给与需求量的比率将达到8.7万吨/天比8.6万吨/天,即奶源过剩。

受前期奶源紧张、奶价走高影响,张兴发原本计划今年购入2000头奶牛扩建牧场,现已有600头入栏,但眼下的市场行情让他直言“前景不好,不敢继续扩建”。

”张兴发称,现在有奶农感到“恐慌”,害怕回到2018年之前的情况,“我感觉还是挺危险的。

尽管国内近几年大规模新建、扩建牧场,但很多牧场处于“有场没牛”的状态。

受贸易摩擦影响,澳大利亚对我国种牛(含奶牛)的出口量走低,第二大来源国新西兰则在今年4月宣布于2023年起禁止海运出口活畜。

今年3月,现代牧业原总裁高丽娜在公司2020年业绩分析会上曾表示,国内奶价曾在2014年达到新高,但2015年、2016年出现价格回调,2017年至今又开始回升,大家都觉得5年一个轮回。


以上是文章"

有奶农对原料奶前景表示担忧豆明认为,8月份的奶牛热应激现象可能导致

"的内容,欢迎阅读凝聚信息网的其它文章